Clintasha寡鹰

【驼妹】繁花似锦 下 (以及一条抽奖…)

毕业典礼

晚上:

*短篇完结,HE


*吉原花街设定


*上篇链接:传送点我


 


从去年年末开始入坑,感谢大家的喜欢啦~,文章最后有一个抽奖,请大家多多支持哦(づ。◕‿‿◕。)づ


 


 


 


 


 


【驼妹】繁花似锦 下


 


 


 


 


转·久安


 


 


 


春寒轻消,绿意沾染。


 


不过一夕之间。


 


田野坐在二楼窗棱边,微垂下视线,看着仲春的庭院。


 


红木漆的圆窗外,一个月前还只有早樱绽开的庭院,不知不觉中已经绿荫丰茂,繁花绿树熙熙攘攘的拥簇在小桥折廊间,整个妓龖馆充满一种虚浮的勃然生机。


 


 


 


“田野!金大人又来了,快去吧,门口等着你呢。”


 


刚进到妓龖馆的半大孩子耐不住性子跑到他跟前,在游廊另一头就喊出了声。


 


——那天晚上之后,金赫奎就变成了田野的常客。


 


 


 


田野听到金赫奎的名字,自己也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从坐着的窗台上跳了下来。


 


 


 


接连一个月的时间,几乎每隔一到两天,金赫奎就会来找田野一次。


 


这样高的频率,在吉原这种地方是不常见到的,毕竟都是堆砌在脂粉金钱上的交易,面对众多活色生香的选择,金主通常不会太过专一。


 


更何况,田野别说不是花魁,现在连牌子都还没挂上。


 


金赫奎是他目前唯一的客人。


 


 


 


田野快步走过游廊,边努力扯了扯自己和服的后摆,试图拉平之前他坐在窗台上压出的折痕。


 


 


 


这样频繁的见面逐渐的减少了田野最开始见面时的拘谨,毕竟他自己也就是个半大的少年,与对方熟悉了之后,田野性子里那些压不住的孩子脾气就有些浮出了水面。


 


金赫奎是会白天来找他,然后带他出去玩的。


 


妓龖子是不被允许独自出门的,田野偶尔为之也是仗着明凯不和他计较,都是深更半夜自己悄悄溜出去的。


 


白天似乎是不存在于吉原的。


 


所以现在田野几乎是盼着金赫奎来找他的,那个已经合着现在上流社会洋化的潮流剪短头发,穿上笔挺西装的男人总是温和的笑着,然后拉着他的手,带他去一些往常只能从客人口中听到的好玩地方。


 


 


 


田野快步走下楼梯,就看到了在门外等着自己的金赫奎。不同与往日被教导的“要吊足男人的胃口”,田野没有矜持的慢下脚步,反而加快脚步几乎是半跑向了对方。


 


 


 


“你小心点,和服那么长的摆子,你也不怕摔了?”


 


“着急看到你啊。”


 


金赫奎听着小孩子心直口快的回答,笑的眯了眼,牵住对方的腕子,把田野往自己身边拉得更近了一点。


 


“日光街道的集市开了,我带你去逛逛好么?”


 


 


 


 


田野和金赫奎下了车,走过了日光桥,就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人间。


 


这里是江户远离吉原的一个宿场,每月只开一次的集市上熙熙攘攘,无论是配着武士刀的武士陪着身边穿着和服的妇人,穿着轻便浴衣在人群中跑来跑去的小孩子,还是大声吆喝着的街边小贩,无不吐露着人间最平实的一股子烟火气。


 


原来江户的白天也这么热闹啊。


 


田野被金赫奎拉着在集市里逛的时候想着。


 


似乎是人比较多的缘故,金赫奎像是怕和田野走散,始终松松的握着田野细瘦的手腕。


 


田野也不反感,就也任由他牵着。


 


金赫奎对他的身体接触,田野也并不陌生了。


 


有时晚上金赫奎需要谈生意必须要离开,但是大多数金赫奎来看他的日子,晚上都会在田野那里留宿。不过就和第一晚一样,金赫奎并不对他做什么逾越的事,只是坚持要抱着田野一起入睡而已。


 


这样的肌肤接触让田野很安心。


 


 


 


“走累了吗?累了我们去吃过饭再继续逛吧?”


 


金赫奎一贯温和带着笑意的声音拉回了田野在路边糖果铺子上恋恋不舍的目光。


 


“不累啊,赫奎你帮我带了浴衣,走路不累的。”田野回过神来也仰头看向金赫奎笑着,“不过你饿了吗?那我们先吃饭吧?”


 


——从前两次金赫奎带田野出去,发现对方并不喜欢累赘的冗长和服之后,就会给田野带一套男式浴衣,让他出门后换上。


 


 


 


金赫奎对自己超乎寻常客人一般的好田野不是傻瓜看不出来,相反他一向头脑灵光,可是就是这聪慧让田野不敢想的太多。


 


 


 


两人一直逛到太阳落山,集市收了,才回到妓龖馆。


 


田野按规矩先让金赫奎等在他的房间里,自己出去进行晚上“待客”的准备。


 


“诶呦~这不是我们田野么?真羡慕啊,傍上个大金主,整天来找你,怎么样?今天出门玩得高兴吧?”


 


田野已经换回了他繁复艳丽的和服,闻言转头看向说话的人。


 


是妆玉花魁的对手。


 


——也就是说,是个不会放弃一切机会嘲弄笑话田野的人。


 


“哟,可这,高兴有什么用啊?值钱么?”那人又露出个嘲弄的笑容,凤仙花汁染红的指甲抚了抚自己头上的红珊瑚簪子,“孩子啊,我和你说,男人啊,肯花钱才有用,他这整天带你出去,送你什么值钱的了?和服,首饰?没有吧?”


 


对方的身份不是田野一个秃可以顶撞的,所以他也不搭话,加快脚步走过了游廊。


 


“哈哈,回头他玩够了,你,什么,都捞不着。”


 


田野听着背后的声音,抿抿嘴唇,从袖子里掏出了临走的时候金赫奎塞进去的一小包金平糖。


 


好甜。


 


 


 


+++


 


 


金赫奎还是照常的来找田野,从来不送他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带他出去玩。


 


田野也不提,只是每次金赫奎来,都笑的眉眼开怀,愈发的粘着对方了。


 


今天金赫奎把田野带到自己家的商行里去了。


 


田野边好奇的看着柜台里的五花八门的商品,边好奇的问:“你这儿什么都有啊,你到底是卖什么的啊?”


 


金赫奎好笑的看着小孩子东看西看,似乎对一条卷曲的假发发片很感兴趣,就边示意店员把发片拿过来,边答道:“这个只是零散的开着,我家里主要是卖盐的,就吃的那个盐。”


 


说着手上接过了那片假发,想要递给田野。


 


谁知道小孩儿居然不敢接。


 


金赫奎看着田野伸出细白好看的指头,似乎想摸一下,但中途又改变主意蜷缩了回去,小声问道:“这……这是真的人的头发吗?”


 


看着对方小心翼翼的动作,金赫奎差点笑出声,把手里的假发扔回柜台,转手摸了摸田野的头发:“是真的啊,你这头头发,能做好多这个。”


 


感觉到手底柔软的发顶微微一缩,金赫奎最后还是被逗得笑了出来。


 


“说到头发,你之前不是问我怎么知道你在哪的吗?”低头看着田野因为被自己嘲笑微微有点发红的耳垂,金赫奎也不继续逗他,转移了话题,“当时我说了你猜出来,我给你奖励,猜出来没有啊?”


 


田野却只是红着脸埋着头摇了摇。


 


金赫奎也不追问,只是又把被稍让开的手轻轻放回了小孩儿的脑袋上,宠溺的揉了揉。


 


怎么找到田野的?现在流行西化,就算不剪成短头发,现在留着长头发还没剃成月代头的,除了那条街上的,还能有谁啊,真是个……小笨蛋。


 


 


 


临走的时候,金赫奎被商行里的经理叫住了。


 


“金会长,您下周要去冲绳和山本大人谈合作,您可别忘了啊。”


 


金赫奎朝他挥挥手打发了他,回头对田野说:


 


“啊,这些天太高兴我都忘了说了,我之后有事,不能来看你了,你自己好好的,等我回来。”


 


 


 


+++


 


 


金赫奎接下来整整三个月没有再来。


 


田野本该是五月份正式挂牌的,可是出于自己都说不上的什么原因,田野死乞白赖,又通过明凯从老板那里求来了两个月的宽限。


 


可也就是明天了。


 


 


 


田野习惯性的靠在二楼的窗户边,别人都以为他喜欢庭院里的樱花流水,却不知道从这里,能看到墙外远处的一小段道路。


 


一小段金赫奎坐着他那辆少见的别克轿车来的道路。


 


嬉笑声由远及近,有什么人走过来了。


 


田野也不理会,可是对方却不打算就这么擦肩而过。


 


婉丽袖子里露出一截凤仙花似的指甲,微微遮住檀口笑道:


 


“我上次说什么来的,人家来看你一个月,你就把自己当人家夫人了?别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这话引起了他周围一些秃的哄笑,细窄的游廊里似乎被这些恶意的笑声充满,无处可避。


 


田野闭上了眼睛,直到他们消失在了游廊的另一头。


 


 


 


只是晚上又久违的跑去他和金赫奎第一次遇见的那个废弃园子坐了很久。


 


月色戚白。


 


 


 


合·初夜


 


 


 


第二天黄昏金赫奎却来了。


 


——一样的找田野。


 


妓龖馆老板本来打算夜色一起就把田野的牌子挂上,但是又不好得罪熟客,更别说还是有钱的熟客,于是就说那等明天再挂吧。


 


金赫奎是准备来带田野去看盂兰盆节的河灯的。


 


 


 


金赫奎本来打算先带着小孩子看看河灯,再吃点东西,把对方哄开心了,再解释解释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能过来,但是出乎金赫奎的预料,田野却说不想出去。


 


金赫奎很是疑惑,奇怪田野一贯的爱热闹的小孩子性子怎么变了。


 


……一定是自己太长时间没来,田野不高兴了吧?那不如先解释吧,解释好再出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么?”


 


“不,没事。”


 


金赫奎被对面小孩子面无表情地一句“没事”堵住了接下来的解释,又觉得田野看着自己的眼神隐含着一些他读不懂的含义。


 


有些心慌。


 


田野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拉着金赫奎的手腕,拽着他往屋子里走。


 


 


 


田野拉着金赫奎快步走过二楼的游廊。


 


游廊两侧房间纸门上满幅满篇都是色彩浓重的浮世绘,一个个妍丽的女人在他抓着金赫奎走过间似乎鲜活生动了起来,一个个张开嘴,似乎也在嘲笑着他太天真幼稚。


这嘲笑仿若是有声可闻的。


 


田野只埋着头继续走。


 


终于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哗。


 


纸门一关隔绝了满廊的嘲笑声。


 


田野偎进金赫奎怀里:


 


“我要你抱我。”


 


 


 


金赫奎被田野一路强拉进他的房间,正拿不准小孩子是不是发了大脾气,满心盘算着要怎么哄回来的时候,突然听到田野这一句,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我不是正抱着你么?”


 


 


 


田野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继续把自己紧紧地贴在金赫奎的身上。蜿蜒华美的和服上火红的彼岸花似乎有着能燃起它紧挨着的黑西装的温度。


 


“我要你抱我。”


 


金赫奎这才反应了过来,却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怀里的小孩子。他一直做好了要哄很久才能让对方答应做这码事儿的准备,毕竟田野脸皮就像他细嫩的脸颊表现出的一样,薄得很。


 


而现在,金赫奎也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想要。


 


“田野,你先听我说,我之前没来是因为……”接下来的话却因为对方惊人的举动卡在了嘴里。


 


 


 


——田野见他没反应,手上动作解开了金赫奎西装裤上的皮带。


 


金赫奎几乎是愣着看对方动作,田野那只被他经常攥在手里的细白左手微微抖着拉下了他裤子的拉链,动作间不经意的抚过了金赫奎的重要部位。


 


金赫奎声音低了下来,压在了一个低柔的音量:“田野,你确定……?”


 


田野没说话,在他面前跪了下去。 


 


和服绚烂的衣袖和下摆铺满了地面,映着烛光,灿若花海。


 


 


 


手指接触到的一瞬间,金赫奎意识到田野想做什么,赶紧伸手抵住小孩儿的肩膀,低下龘身把他半扶半抱拉起来,贴进怀里。


 


“田野……你不用这样……”


 


金赫奎低头温柔的吻住他。


 


手上却也不闲着,抽出了田野和服的腰带,宽松的衣服没了束缚,像是没了花蒂的花瓣一样,层层散开。


 


揉了揉田野绢制里衣里包裹着的柔软腰侧,金赫奎从田野唇上退开,看着对方还泛着水光的涟红唇瓣,低声劝哄道:


 


“田野,帮我解衬衫。”


 


 


 


 


 


铜铸鎏金烛台的上的红烛已经燃了一半,鲜红的烛泪缓缓滑下,在烛台底座形成了一汪艳丽的颜色。


 


窗子并没有关好,早夏的夜风时而轻微的拂过,吹乱了烛光照射下映在墙上亲密交缠的影子。


 


满室呼吸纠缠凌乱。


 


金丝掐着的缎面被子里突地伸出一只雪白的手,似是不能承受,挣扎般的试图抓住些什么,可被褥边的榻榻米上并没有什么可供攀附,细白的手指关节处微微泛着桃红,徒劳的挣扎了一会儿,便被一只稍微大一些的手握住,捉回了被里。


 


田野一手被金赫奎扣着,另一只手绕过他的胳膊,无力地攀附在对方背后突出的肩胛骨上,他们已经做了太久,久到两人贴合的光龖裸肌肤间似是因为长久的接触而温度共享,汗液相融。感官被欺骗,已经分不出哪里才是自己和对方肌肤的界限。


 


极度的亲近感。


 


金赫奎抱着田野的肩膀,看着在小孩儿高温下泛出桃红的鼻尖,耳垂,而反衬下显得愈加雪白的锁骨胸膛,低下头咬吻住了对方瓷白颈间的一颗细小黑痣。


 


微微又加了些力道。


 


 


“啊嗯…………”


 


 


 


轩窗以外,月正明。


 


 


 


 


 


终章·朝日


 


 


 


田野难得的只睡到了清晨就醒了。


 


被子妥帖的裹在他身上,被角被仔细地掖过,透不进一丝凉风,连带着昨夜的温暖无死角的包裹着田野的全身。


 


金赫奎不在身边。


 


田野稍稍的在被里活动了一下腰腿,腰处有些酸软,却也不痛,看起来就算到后来金赫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也还是很温柔没有伤到他。


 


掀开被子,田野看着光裸双腿上散布的吻痕, 看不到的脖颈胸膛只怕也一样。


 


不过也不算是辜负了自己。


 


田野苦笑着慢慢撑起身,抓起了昨晚随便丢在地上的和服。


 


——就算金赫奎总有再也不来的一天,至少自己能记得他。金赫奎对自己也是特别的。


 


 


 


动作缓慢的穿着衣服,一层层华美精致的衣服却好像枷锁。


 


每穿上一层,就仿佛在他心里真正想要的东西上压上一层,直至湮没不见。


 


田野每动一下,腰部就酸痛的抽搐一下。


 


他内心里却很欢喜这酸痛。


 


金赫奎留给田野的所有东西他都喜欢。


 


——包括之前吃完了却舍不得丢,最后放在首饰盒子下压平的糖纸。


 


 


 


 


 


金赫奎回来正看见田野站着有些艰难的穿衣服。


 


连忙放下手里拿过来的浴衣,


 


金赫奎快步走过去,揽住田野的腰,帮他把落在背后的袖子拉出来,穿在胳膊上。


 


然后轻轻地环住自家的小孩子,手上却也不敢太用力,怕碰疼了田野的腰:


 


“你爬起来做什么?不累么?“


 


田野看着抱住自己的金赫奎,呆了呆,才缓缓地靠进了对方的怀里,直到鼻腔里充满了对方身上熟悉安心的味道,才开口:“你没走啊?”


 


“我去给你拿方便穿的衣服了,”金赫奎轻柔的抚摸着田野后颈,似乎是满意指尖的细腻触感,舒服的微眯了眼,“你还在这儿呢,我能去哪?”


 


田野有些迷惑于金赫奎这句话的含义,微微挣扎的离开了点对方的怀抱,还没等开口问,倒是先看到了门口跪坐着的鸨龖母。


 


“田野你好运气啊,金大人给你赎身了,以后……以后好好过日子吧。”田野认识这鸨龖母许多年,对方在他的印象里一直是个声音高而尖利的刻薄女人,却没想她也有这种能说出慈爱的母亲一样话语的时候。


 


——也许是当年自己做不到,所以祝福着所有有机会离开吉原这诡丽深沼的人吧。


 


 


 


田野恍惚间感到金赫奎微用力握了握自己的手。


 


仿佛这世间唯一真实的存在。


 


 


 


+++


 


 


 


田野人生第一次站在清晨日头刚出的吉原的街道。


 


——原来就算在吉原,只要和对的人站在一起,还是能看到太阳的。


 


 


 


-Fin.-


 


 


 


也许有后续生活的番外?我也不确定。


 


然后就是,其实这是个抽奖贴来的……为了不占tag,所以我写了篇文。


 


……咳,总之,从去年年末开始进了lof电竞这个坑,然后玩得很开心,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和关注<333


 


所以搞了个抽奖~因为我只知道微博抽奖,所以就用微博啦。


 


转发抽一张MSI的决赛日门票,还有一套带Korol签名的宏碁明信片。


传送门:大家来参加啊,没人会很尴尬的抽奖。



【翻译】同人界粉丝圈: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

开飞机的夸克:

速水:



提醒備份。




Elenyanar:







現在每隔一陣子都要重複一次~








你有本事开脑洞你有本事填坑啊:















存一下。








YIHE陳:















原文

  














随缘的备份。

  














-

  















  














大约七年前,也就是2007年5月29日,上百名在LiveJournal拥有账号的粉丝们一早起来震惊地发现,他们的博客、他们好友的主页以及许多他们喜爱的同人社区都被删除了,完全没有任何预先通知。

  















  














据估计,那次LiveJournal大约封禁了500个博客账号。而唯一可寻的迹象是,这些遭到封禁的站名都被划了一道删除线,因此这次事件又被称为“删除线事件(Strikethrough)”。

  















  














而在那时,LiveJournal是同人界的主要活动平台,它的好友清单和留言系统使得陌生的同好们能够彼此聚在一起讨论交流。它的隐私设置允许粉丝们自行选择想要多分享一点还是自娱自乐。那是一个发表和归档同人图、文、音影作品的好地方。这些功能的存在,也解释了为何会有如此大量的同人博客被删除,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性。

  















  














LiveJournal花了两天时间终于对用户们的质疑给出了答复。然而猜忌的疑云却已悄悄蔓延开去。起初,LJ仅只声明,有人向他们提出建议说包含违规内容的日志可能会诱导读者犯法,这将给整个网站带来法律风险。然而最后事情揭露,其实是LiveJournal以及其当时的网站所有方Six Apart被一个自称为“纯洁卫士(Warriors for Innocence)”的组织找上了门。那是一个跟民兵运动有关系的保守基督教组织,他们谴责LJ这个网站庇护了恋童癖以及儿童色情内容。

  















  














LJ的封禁行动基于其博客下的标签。LJ用户在他们的档案里罗列了兴趣,而兴趣起到标签的作用。LJ对所有加了“强奸”“乱伦”“恋童”标签的文章以及博客一概视之。而作为连带效应,一些为强奸、乱伦受害者提供支持帮助的账号也遭到了封禁。同样未能幸免的还有同性恋青少年,以及众多发布书籍讨论、角色扮演、同人图文的粉丝站点。

  















  














5月31日,LiveJournal终于拖沓地发表了一份致用户的道歉信,而至于被封禁博客的处理工作,则花了官方好几个月的时间。根据LiveJournal官方信息,大部分遭遇封禁的账号都被解禁了。但并非所有账号都那么幸运,其中部分包括公益站点和同人站点。

  















  














“删除线事件”之后,很多粉丝个体以及社区都纷纷闭锁了他们的主页,让内容只能被社区成员或者他们的好友看见。也有粉丝选择辗转其他博客平台另开账号,比如JournalFen,The Greatest Journal,Insane Journal。毋庸置疑,那段时间LJ弥漫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草木皆兵的气氛,部分原因是由于LiveJournal未能完成它所保证过的澄清——究竟什么样的内容算是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

  















  














于是,自然而然地,杯具再次发生了。

  















  














8月3日,LiveJournal又一次未加警告就封禁了一些账号。而这一次,这些用户名被加粗,因此这次事件又被成为“加粗事件(Boldthrough)”。

  















  














群情激愤的LJ用户们等了足足十天,终于等到LJ发表解释,说这一次清删行动是一个工作组的决议结果。这个工作组是LiveJournal的“预防虐待小组”,由LiveJournal的员工以及Six Apart职工组成。组员被委以审查的重任,参与裁决那些被举报的博客是否真的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而现在,这被定义为是“任何严肃艺术价值不足,难以抵消其内容中包含的性元素”的内容。该小组获得了网站官方的授权,能够不予警告地注销那些违规的账号。

  















  














而最终,网站的服务条款被修改为——被确认为违规的账号如果拒绝自行删除违规内容,将由管理员强制删除。也就是说,用户有权利选择撤除他们发布在LJ的“违规”内容,或者自主离开LJ。

  















  














在“加粗事件”发生之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迁往其他博客平台。

  















  














而就在“删除线事件”发生的前几天,LJ用户Astolat提出了一个新的同人归档网站设想,那是一个由粉丝创造、为粉丝服务的站点。这就是OTW再创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Transformative)的雏形。它是一个非盈利的网站,致力于提供同人作品的访问阅览,保护作品不受商业与律法的欺压。而“删除线事件”与“加粗事件”无疑推动了这个项目的进程。OTW在2009年启动了Archeive of Our Own(简称AO3)这个网站的公测。

  















  














2008年夏天,DreamWidth开张了。DW是由来自LJ的部分前任职员设计的。他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一个日志网站的创建者应当理解它的用户,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用户的一员。它跟LJ一样是一个盈利性组织,同时提供付费以及免费账户的服务。而与LJ不同的是,DW坚持不投放广告。从界面上来看,它的设计是面向同人界粉丝圈的,并且它的网站服务条款中并未对用户发布内容的种类以及正当性加以限制。

  















  














起初,DW创建账号需要获得邀请。这是为了控制新用户的增长速率,以确保硬件、宽带、服务器支持这些资源充足可用。邀请体系鼓励LJ的老用户们带领他们好友一起来玩,同时适当缓冲了LJ到DW的搬迁过程。这个邀请体系于2011年12月被终止。

  















  














在2010年1月中旬,DreamWidth突然受到一个组织的施压。该组织试图游说DW的服务商和PayPal,说该网站已经沦为了儿童色情的传播平台。DW拒绝向这次挑衅的骚扰让步,并迅速将情况反应给用户们。这个组织加压的唯一结果是,网站内的付账请求被迫暂停,直到DW找到了另一家支付站点。在此次事件的整个过程中,DW始终忠于它的指导方针,向用户提供实时通告,尊重言论自由,拒绝满足那些组织无理取闹的要求,没有删除任何文章或者博客。

  















  














而后就是Tumblr的事情。

  















  














Tumblr的推出是在2007年。开始时大多数粉丝圈都有相当的参与。当然也有一些人就它的回复和提问中的字数限制加以批评,并说很难在那里找到一个圈子的同好。

  















  














然而,在2013年7月,粉丝的怒火再一次爆发,因为Tumblr未加警告就屏蔽了一些能够通过公开搜索找到的账号。这些账号标注着“自主规制”“成人向”。Tumblr使得相关博客无法被非关注用户访问到,并且还擅自在手机应用上删除了一些诸如“同性恋”“女同”“双性恋”的标签。令人不安的是,与“删除线事件”以及“加粗事件”如出一辙,Tumblr没有立即作出回复,只在24小时之后发布了一份被公认为完全不带歉意的道歉信。Tumblr声称,他们是为了摆脱商业色情,并最终坚称所有被删账户都被恢复了。

  















  














如果说在这些事件中有什么教训可以吸取,那便是正如乔治.桑塔耶拿所言:凡是忘记过去的人们注定要重蹈覆辙。大多数博客、社交网站都是商业性的,同人界粉丝圈的存在让他们感到难堪。因此终有一天,为了取悦外界团体、让投资方感到顺心,他们会采取行动,控制发布内容,阻挠粉丝圈,删除粉丝们自以为被安全存档的内容。

  















  














而笔者能看到的唯一解决方式,对粉丝们而言,那就是尽量复制、备份他们的重要作品。一位IT行业的朋友曾建议过笔者,在创作一份同人作品之后,应该留三处档:一份电脑硬盘,一份USB闪存,一份网络云盘。在不同的网站多开几处账号。存好你的好友清单名表以及相应的电子邮箱。

  















  














因为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种事情必然还会再次发生,尤其是在我们最掉以轻心的时候。

  















  














Fin.



















噗哈哈就喜欢这样又治愈又可爱的漫

花自飘零落:

马上官方发刀了,我先发点糖吧……cp见tag。
全员都画啦!希望他们都能he(做梦嘤嘤嘤)

有没有人找到蚁人和黄蜂女哈哈哈哈

初心啊

被捕的Sora:

我已从以上CP毕业🎓

谢谢大家🙏

不吃凹凸
扪心自问我看过的同人,未成年向的有,h也有,反正我心里是15R,15以下,写得再好也不看

锡兰之红:

同人创作,出于对原作品、原角色的热爱理应更有下限才对。这样分明毛骨悚然的作品究竟是如何还能被“夸赞”温馨?唉……

挂人某个黑深残聚聚:

同人作者美化极端黑残题材写邪典,骗取未成年粉丝地址寄成人用品为哪般?——带你走进同人圈“艾莎门”事件始末。

1P事情概括

2P我们的呼吁与诉求

3P奖品详情(抽奖可以去往微博:https://weibo.com/2845743060/G5cnEANOi?ref=home&type=comment#_rnd1519796486550)

另外很快会做出第二条cwb,内容是目前圈子里各个角色残害肢体情况(角色包括不止如下:雷狮,金)目前图和文都在增加中,如果大家有发现新的受害者和此类文图,请欢迎私信我

寧屈不死:

?????我靠真恶心啊

临渊:

#占tag抱歉#

布卡漫画上一漫画《灵帝武尊》抄袭《文豪野犬》
事情详细图p1p2
对比图p3p4

#2018/2/1追加

刚刚登lof很多留言没有回
很感谢转发及推荐的大家!费心了!请不要因为这个关注我这不是我的本意orz
原图出现了一个错字 不是布丁漫画是布卡漫画【请原谅

然后关于qq转发 这部漫画是亲友 @璃子影 发现的 本人只是大概把几张截图拼在一起外加吐槽了一下
所以授权请找她!找她!找她!
她会在晚上把这个发到全网抄袭墙上 也希望大家到时候能转发一下

总之再次感谢大家
希望这个凑不要脸的作者和漫画原地爆炸

碎碎念:自己最近对PGONE的感慨

我写下这一长串话,不是为了黑他,也不是为了心疼他,是想在离开之前,最后做点事。
我相信我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那么,觉得最近心情已经很崩溃看这样的文字会更崩溃的,麻烦退出去谢谢,打扰了。
愿意看下去的,谢谢你们圆我这个心愿。
另:占tag抱歉,我仅仅是希望能让更多和我曾经并肩的小姐姐们看到,或许踩在了lof标tag的规矩的边缘,请原谅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做。

以前我和朋友们提起他,都是万万、万万的叫,或者直接叫PGONE。我不算是一个死心塌地的粉,不敢说了解他所有的小习惯小爱好,但我至少知道他喜欢别人叫他另一个名字。
  执意不愿为之,是因为早在我知道王昊这个人之前,我已经看过了X战警第一战,看过法鲨的万磁王,看过很多EC的文(还好他不叫钢铁侠不然我可能一开始不仅不会粉他还会喷),在我心里万磁王只有一个,叫Eric,不叫王昊不叫PGONE。
  粉他当然是从有嘻哈开始的啦(其实更准确点是萌百万,当然他个人的魅力当时也把我迷的不要不要的),这没什么特别的,略过。直接说我是怎么一点点粉转路人的。
  首先是他给小蜘蛛和唐尼的电影写的英雄归来,这首歌我是在工作日的晚上守着网易云到深夜等他发布的,我就想这样三个我喜欢的人撞到一起简直不要太美好!
  然而!!!!!!歌词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看完电影梗概和花絮写的一样,小虫的性格和心路我不看电影都能猜出来完全不是他写的那种样子(当然后来知道抄袭以后就更讨厌这首歌了,不过那是最近的事情我已经脱粉了)。
  接下来他给LOL周年庆写歌,来现场打明星表演赛,这首歌歌词挺贴切,没有英雄归来那种小学生读后感的感觉,但是这时候百万tag的粉丝们简直让我受不了,好好的歌词非拆的七零八落说是你家老万搞gay的证据,不打游戏别瞎BB,OK?草丛三基佬LOL术语OK?
  然后我就发了一篇在百万tag下面,大致的意思就是各位小姐姐为了PGONE初来乍到lofter不懂规矩可以理解,但不懂规矩要了解要改,别动辄给你家偶像招黑。曲解LOL,瞎BB,乱发tag搞得首页没几个干货,对不起,在下撸龄四年妹子一枚,是要骂上一骂的。
    最后的最后是路人转黑,我在最近(就是他和李小璐那件事前两个星期),我在一个晚上不仅知道了英雄归来抄袭的实锤,还知道他因为有嘻哈刚火那会他的粉丝当上微博万磁王超级话题的版主,删掉所有和万磁王有关的超级话题那件事。
      那是十年来积攒的感情,就这样被一个“不明就里”“不希望别人占自己的名字”的说唱歌手给“不小心”的删了。
       末了,还有粉丝说是我们在蹭PGONE的热度(我蹭你MMP的热度我家万磁王要蹭他热度?见过球场结婚戒指吗?)
      这件事出来我本人几乎是毫无触动,因为就在两个星期前我已经粉转黑。但我今天还是一个字一个字敲出这些,就是想为那段疯狂迷恋他的日子画上一个句号,然后把纸撕掉。
    很简单的道理,打个比方,你说TFBOYS三个人为人处世有什么违背社会道德底线十恶不赦的地方,值得那么多人把他们祖宗八代都骂了成千上万遍,说到底是因为个别粉丝的个别过激言论和举动,造成了人们对这三个人的误解,乃至于怒火,化为口诛笔伐。
     是,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但王昊在圣诞夜这首歌里写给我的感觉,在他红了以后的歌里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一边承重,一边跟粉丝说啊我好累啊和别的国家外交好烦人啊。然后粉丝就要把所有邻国全灭了。
     说到底,粉丝的行为太重要了,一言一行关乎偶像在世人眼里的形象。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还是送他一句话,From Chales to Eric,是X教授说给真正的万磁王听的:
You are not alone,you still have family,people who care   for you and want to save you.
      送给PGONE,王昊,万万。
      仍有一句话想送给知道一切以后,仍然死心塌地的爱着他的小姐姐们:Keep silent at this moment,for one day,you can keep real.
      再见了,AKA万磁王,我要去继续粉AKA万磁王了。

锡兰之红:

引以为戒!!!引以为戒!!!引以为戒!!!
宝贝们,如果产出也请自己凭实力说话,你画不好图没事,可以一步步练习,写不好文也没事,大家都是慢慢成长起来的,但是做了这种事显然只会被钉在耻辱柱上,这就是人品问题了。
偷取作品,也是偷!

走进久沐聚聚的内心世界:

更新final

现在久沐终于道歉,事情结束,请大家戳我主页看最新进展。

该po不会删除,引以为戒,希望同人圈少一点这样的事,大家开心的吃粮产粮就最好啦!

更新2.10

现在通过qq沟通未果,放出被盗图原作者太太的回复以及翻译。让大家知道一下太太是多么的好。该聊天记录来源于见图,更新在第十p如果你认识这样好的太太你会不会想要尽可能帮助她守护她。

更新2.0

鉴于她立马删号了我们只有尽可能po出其他东西,包括全部聊天记录以及qq号码等。是的我们有,我们都有。今天晚上之前再没出面道歉明天就再po一部分。

【盗图】【未授权乱翻译】这是一个正经的挂人贴!!! 今天我要帮助父老乡亲们挂了这个人 @久沐   图片较多,请大家耐心阅读!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lof主戏精的内心世界~~




NacciFuckoff:

《关于奶盖龙猫抄袭本人一事始末》

 
另:由于一些抄袭作品已经出本商用,特意带CPtag希望不知情者知道此事并不受骗。

十月份时经人提醒,我发现奶盖龙猫 @奶盖龙猫   抄袭了我的《宛如处子》一文。【P1】
前几天,她又被爆出抄袭羊太太@羊尾了巴  的24D文章《补偿》【P2】
均已(不诚恳)道歉,我以为到此结束。

但昨天下午,由龙猫小姐的曾经的好友向我提供了她另外的文章抄袭我的证据。【P3】、【P4】

从图中可以看出,她的文章几乎是全篇照抄我的文章,将我的用词、语句、段落大规模的糅合到他的作品里,连遮掩都不遮掩一番,其心昭然,罪无可赦。

更过分者,P5的人称问题,更加清楚的把抄袭事实暴露了。看来龙猫小姐的查找替换发生失误了。(感谢须大大的证据提供!@大型须来  (微博名))

并且,P3的作品已经印成无料,P4则已出本,销量颇丰,两者具商用。并且抄袭作品《三千英尺》还将拿到1230北京slo12上贩卖,希望诸位擦亮眼睛小心购买。

现在,我郑重要求万(淘宝)粉菊苣龙猫大大 @奶盖龙猫 删除所有文章(我估摸着大部分都抄了我或者是其他人),并且删除账号退圈作为对我个人精神财产损失的补偿。我不需要道歉和承诺,事实证明没什么用。

P6转发抽奖,多谢诸位旁友众筹为我出气,na感惭愧,并决定加抽一个人转发过五百给你圈写个黄文,三月到付!(微博搜索:暗黑犬儒    详见置顶)

接下来是一些私人的BB。俗话说熟能生巧,龙猫大大进行了这么多年的对我的用词写法的揣摩和抄袭,俨然算得上我的低配版了,要是花这个精力揣摩鲁迅先生可能收获更大,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在冷圈里自娱自乐,全然不知一身血肉早已被豺狼吃了个干净。

我一开始得知这件事情时,并没有多么剧烈的心情反应,毕竟抄袭我的真的不少。但朋友在做调色盘时,愤怒的跟我说这人称不上写文,只是将我的作品拆的稀巴烂然后扩写,这就成为了她的作品。她佯装造了个人,并拿去贩卖、捞钱,殊不知这人衣服下骨肉具烂关节错位。龙猫小姐,我问问你?删号不过分吧,您那充了一万来粉的账号里明显我的功劳比较大。

她在抄袭的过程中,也成功的将我的文字的韵律全部打碎,变得生硬糟心,这对于我来说是个非常恶心的事情。我的文字也称不上多好,但也不至于落得个击节碎的下场。更别提不止一篇,几乎所有的文章,点开来看数着筋络都是我的血,她这样偷窃我我能怎么办?我一无名二繁忙,抽空写个文已经是难得了,哪有时间来把她的深重罪恶看遍再总结出来,若不是气不过,我压根一眼都不想看她。

但抄袭不拨乱反正是会产生巨大危害的,她凭借着我的文字、我的构思在外疯狂敛财敛粉,我一概不知,自我价值逐渐消失。但她写的那东西又扭曲又生硬尚且不能跟我相提并论?更别提拿出去给人看了。所以趁我有余力的时候喊一波吧,希望能有效益。

我已经心灰意冷了,若她还恬不知耻的继续跳窜,我退圈走人。

龙猫大大微博:-奶盖龙猫某某然
龙猫大大LOFTER:奶盖龙猫

我的微博:暗黑犬儒(抽奖详情请)